灌輸 專輯

品味

這就是為什麼
沒什麼人理我了

黑暗的質量

黑洞質量是無限大的
大家都知道
但我要說的是黑暗而不是黑洞
(哪個眼瞎的站出來!)
黑暗,沒有質量
並不是說質量是零或負值
黑暗的質量無法計算因為根本沒有
但我們在面對黑暗的悲慘世界的夜晚時
那股壓力又是從哪來的啊?

老鴉(篇名引自胡適)

我叫小鴉讀書
補習
學才藝
每天按時繳交作業並做十五個伏地挺身
後來
老大成為了畫家
老二成為程式設計師
老三成為律師
老四成為文學及影劇評論家
老五成為歌聲研究者
(以上都是影射詩音)
只見別人的小鴉都在反哺
我的小鴉……我的小鴉呢?

灌輸

我們每天前往一座監獄
面的一群一群又一群的無趣人士
在前頭念念念念念念念念念念…
強迫記憶
強迫遵守一切的
無理取鬧的命令
即便如此,即便
我們明白,但
我們仍然朝著面前
虛幻的illusion
踏進悲慘世界的陷阱

  1. No trackback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