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的斜度

再次寫了三首詩
獻給所敬仰的詩人──商禽

天河

一顆一顆星
一滴一滴淚
沒有人會想要弄懂每一顆的名稱
僅僅在新月之夜的剎那
那顆星
似乎閃了一下

斜度

角度七十八度
兩座塔放倒並銜接
可是北邊那座多了兩度
把南邊那座壓垮了

穿牆貓

她死了之後
這裡再也沒有出現貓兒
也沒有人再餵貓了吧
但後院的貓屎貓尿
卻總是每天都出現
終於被我看到了
一隻黑貓
牠冷漠的看了我一眼
然後沒入牆中。

天河的斜度    商禽

自從天河將它的斜度
移置于我平平的額角
在霄裡北北之西
有日也有夜
夜去了不來
日來了不去
三月在兩肩晃動
裙裾被凝睇所焚,胴體
溶失於一巷陽光
餘下天河的斜度
在空空的杯盞裡

    • 明淨居士
    • 六月 8th, 2010

    穿牆貓一詩頗有一抹冷冽的詩意

      • 八德
      • 六月 8th, 2010

      送你商禽的原版〈穿牆貓〉

      穿牆貓

      自從她離去之後便來了這只貓,在我的住處進出自如,門窗乃至牆壁都擋它不住。
      她在的時候,我們的生活曾令鐵門窗外的雀鳥羨慕,她照顧我的一切,包括停電的晚上為我捧來一勾新月(她相信寫詩用不著太多的照明),燠熱的夏夜她站在身旁散發冷氣。
      錯在我不該和她討論關於幸福的事。
      那天,一反平時的吶吶,我說:“幸福,乃是人們未曾得到的那一半。”
      次晨,她就不辭而別。
      她不是那種用唇膏在妝鏡上題字的女子,她也不用筆,她用手指用她長長尖尖的指甲在壁紙上深深的寫道:今後,我便成為你的幸福,而你也是我的。
      自從這只貓在我的住處出入自如以來,我還未曾真正的見過它,它總是,夜半來,天明去。

  1. No trackback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