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集



洗手
正確答案
遺忘
二泉映月
與我無關的東西
我也會說我的語言

窗外人來人往。有些人會駐足觀賞我們這些教室裡的學生水族缸裏的魚。
我走出教室,走著。有時駐足觀賞那些教室裏的學生游來游去的鴨子和水黽。
人生如雪泥鴻爪。


上演一件又一件的事,一齣又一齣的戲碼。人們講著我聽不懂的語言,失落了字幕──不,或許我曾經懂過,但太久遠了。
如今我說著他們聽不懂的語言,不能交談。
卻沒有人想起:那最初的最初的真誠,那些視如糞土的美德,那些毫無意義的愛。

洗手
回到家先洗個手,洗掉一天的塵埃。洗著洗著,塵埃還未洗盡,手已經腐朽了。
回到家先洗個手,彷彿洗手筆洗澡更乾淨,可以洗去心上的塵埃。心頭未洗淨,身體已經穿了一個洞。

正確答案
他做著心理測驗,她在旁邊看著。時不時的瞪他一眼,提示他更改答案。
他們道別後,他想了很久。他後悔了。也許,愛上她就是一個錯誤答案,向把九十二寫成二十九那樣。

遺忘
為了賭氣,我遺忘了快樂。
為了自由,我遺忘了賭氣。
為了希望,我遺忘了自由。
為了夢想,我遺忘了希望。
為了生存,我遺忘了夢想。
為了快樂,我遺忘了生存。
而我終將全部失去。

二泉映月(著名二胡曲目)
月兒高掛,人們早已歇息。
街上躺著三個流浪漢和兩個醉漢。
兩個醉漢爬了起來,又一個踉蹌摔進水溝。
流浪的二胡演奏家看到激起的水花,作了二泉映月,忘記了在水溝裏下沈的醉漢。

與我無關的東西(篇名引自鴻鴻)
這一切都與我無關。
他指控我偷了他的車,她說我搶了她的皮包。
但,這都不是我──我現在是一個作家而前一秒我是小偷下一秒我是強盜。
即使如此,那些都與我無關。

我也會說我的語言(篇名引自鴻鴻)
你說了一句話,同時你驚訝著我聽得懂;而我驚訝著你說得出來。
你說著我的語言,我說著你的語言。
我也會說我的語言,但你說得更好。你也會說你的語言,但我說得更好。
我們說的語言,叫做「沈默」與「聒噪」。

人之初
性善與性惡?它們都對,也都錯。
性善造成道德發展,創造太平盛世。性惡促進科技。
如今科技這麼發達,沒有人需要與人交際的技巧或一絲一毫的禮貌了。

流亡(篇名引自鴻鴻)
我們都在流亡。
我們到的地方,一群人死亡。
我們本生就在流亡,那何來流亡政府呢?
我們活著而別人死亡,我們活著而屠宰場的雞鴨牛死亡。
我們活著自己的死。

…………..
我說不出話來。天曉得是啞了、哮喘還是脖子斷了。
實際上我根本不想說。作家的母親對作家說:「那些說了別人聽不懂的話,就不要說。」
於是我一聲不吭走上斷頭臺。

  1. No trackback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